12.5广东肇庆烧杀追打事件

12月5日鼎湖永安镇的确发生几千人斗殴事件!贵广铁路和当地群众斗殴,南厂方出动整个肇庆段工程队,而群众有永安当地和四会,场面相当壮观。整个肇庆和四会的警察、消防队伍、公共安全专家“精英”更是聚集了上百台车!但发生此事件的原由如下,
  贵广铁路12标段肇庆制梁场施工期间频繁使用炸药碎石,而炸药的爆破力极强,多次剧烈震动使得制梁场离近几十幢村民楼房出现了裂痕、倒塌,当时村民就一再向区和镇政府要求得到适当赔偿,但此事就一拖再拖等了几个月,根本无人过问,村民因房子倒塌无家可归只能一直借住于其它村民家里或别人空弃的旧屋子,而农民的生活本来就比较艰难,有大部分村民建一所房子都要花费掉大半辈子的积蓄,现在却因为施工的错,而导致家没了还要终日流离失所。此事就一拖再拖等了几个月,仍然毫无音讯,村民对政府这种不闻不问的态度愈发气愤,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运来几车泥土把工地的几个路口堵住,阻挠工地输送施工材料,以便更快地引起政府领导的重视。
  可能施工方老板见情况不妙,影响生产进度,12月5号早上请从外面雇来一些黑社会流氓进村强打村民,蒲草村村长当时上前协助调解,但就遭到黑社会用钢筋敲打头部,有一位村民见此情况,上前帮忙,亦遭到捞佬的一顿毒打至重伤(至今仍未脱离危险期),事情发生后村民立即报警,但没有多太的效果,因为到现场的民警只有三四个,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够用的。
  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10:40
  “造梁厂现在打交,请大家尽快支援!”
  有几名捞佬追打人追到入村,猪仔冈村长也都被打掉了。所以蒲草村开广播叫人前往造梁厂。捞佬改飞水管,整整一米长的水管直接就飞出公路,现场气氛开始紧张起来。永莲公路开始封路,只允许摩托车、单车以及行人通过。24路公交车路线蒲草段停行,分开为永安到蒲草与蒲草到肇庆。
  中午时分先有2辆指挥车和3辆载有特警的警车前往一线,后来陆陆续续有十数辆警车前往。消防防暴水车、急救车全部到位。大量持有盾牌、戴上头盔的防暴警察在现场戒备。
  我在饭后第一时间前往现场,只见警车已经排满路边,其中包括一台标注着“四会特警”的警车。造梁厂的两个出口也已经被几车泥拦住,一群捞佬捞婆在简易房上观看。我见到一位村民肩上扛着一扎水管,路边放着几箱饮用水,竟然令我联想起拜山时的甘蔗等事物。这边厢,一名黄头发的青年捂着头从前线退下,原来他带上了村民终极防备也逃不过受伤的命运,急需送往医院止血。
  这时有人叫嚣消防准备开水枪,人群开始有一点散开。但这时候,在村子深处有人喊“火烛”,阿婆们不断叫关电闸,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很激动,使我差点相信这是真的着火了。消防水车开始前往救火,但原来这是村民的“调虎离山”,就这样化解了水枪危机。实在佩服劳动人民的智慧啊!!看见武警在场,应该打不起来了。于是我离开了。但在离开途中,看见身着迷彩服的人已经到位,又发现捞佬增援了六、七辆的人,并且每个人手上都拿着钢筋。(住:这里的钢筋与前文提到的水管都有一米长)
  如此大的场面实在是难遇,于是我和同行的人决定折返继续围观。这时前往现场的摩托车也渐渐增多,原来观众也在增加。临近现场的时候,一群捞佬手持钢筋正在路边集队,阵势就像飞虎队行动前作指示。
  继续前往现场。现场防暴警一字排开,准备阻挡村民们的冲击。我也走到了对峙线的边沿。这时从前线抬下来两个用窗帘盖着的捞佬。其中一名盖过了头,并且肚子不见有起伏(因为距离只有三米左右,所以观察得比较清楚),估计已经死了。另外一个耳朵满是血,放在地上时被武警围着,并有人指挥说“注意保护!”,估计这个只是在等急救,死不了。就在此时,前线又出现一阵骚动,这时我看见一名防暴警正在做发射催泪弹的准备。同行的人建议走,打起来的话一定很严重。于是我就离开了。据悉,高要特警正在前来,同时省也准备派五千人前来镇压。
  直到六点左右,我回家的时候,路上仍来回穿梭着几辆急救车,估计有很多人受伤了,2名捞佬死了。工地现场很多大小货车吊车均被砸玻璃,工地铁皮围墙被拙穿,其实所有都是捞佬们咎由自取的,捞佬工头态度恶劣,还先动粗的,对工仔放话:“你们给我打,给我先铲平猪仔冈,再铲平整个蒲草村,如果被打死了,我每人给赔40万!只要有参与的,我每人奖励500元。”后来得知,该工地的捞佬工头如此牛B,还雇用黑社会进村群殴村民,是因为他有省领导班子的人为他撑腰,听说此人为省中央铁道部水电部领导的富二代。又TMD一个富二代,希望全部早si早着!

上一篇:南沙区有什么好玩的旅游景点?
下一篇:广州除夕花市的来历?

网友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