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端州区二十年

二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在端州建区20年之际,《端州新闻》的编辑前来约稿,我一口答应,但执笔时,却是百感交集,不知从何说起!

  端州这块土地在二十年前称为肇庆市。我与肇庆真是有缘。1959年,我在家乡江门读中学,其时肇庆是江门专区所属的城市。当年在肇庆举行专区中学生乒乓球赛,我作为选手与队友一起从江门乘船溯西江而上,来到肇庆参赛。比赛之余,我们在星湖游泳,到星岩游览。首次到肇庆的情景,虽时隔将近半世纪,但至今仍记忆犹新。

  1970年3月,我在中山大学毕业到部队“接受再教育”后,分配到肇庆市广播站当记者。从此,在肇庆市广电系统摸爬滚打35年。因职业关系,我足迹遍及肇庆城乡、大街小巷,对这座千年古郡的历史现状都有较多的了解。

  肇庆原为镇,是高要县城,后来成为肇庆地区下辖的县级市。上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末,肇庆地委、行署和肇庆市委、市府以及高要县委、县府的机关大院都设在肇庆市区内。

  在近四十年间,我目睹了肇庆的发展、变化,见证肇庆在全省的多个“第一”。七十年代初,肇庆首先建成了广东首座电视差转台;改革开放初期,肇庆市在省内率先开放农贸市场,建起商品房;造出广东第一台半自动洗衣机;“金雀”牌风扇荣获全省风扇“金奖”;八十年代初,肇庆从美国引进了蓝带啤酒生产线。当时,市政府还拓宽了天宁路,将过境公路变成端州路。

  就在肇庆市准备大展宏图之时,1988年,中国刮起一股行政体制改革之风,部分省陆续实行“市管县”体制。当年全省各地区都进行“地改市”,惟独中山、东莞两县升格为地级市。其实,时至今日,不少的省还沿用地区制——这是题外话。

  肇庆在这股浪潮中,“升格”为地级市——这是“地改市”的官方提法,而实质是将肇庆地区改名为肇庆市,辖端州,即原县级肇庆市和鼎湖两区及高要、德庆、封开、广宁、四会、怀集、罗定、云浮、郁南、新兴十县。

  “地改市”前,我在肇庆市广电局工作。其时,肇庆电视新闻已经试播了4年多;有线电视正在筹建之中。肇庆地区广播处原计划“地改市”后只接收“无线”单位,即电视差转台、干扰电台,而将有线广播站留在端州区。岂料,肇庆地委宣布的方案却是:原肇庆市广电局的人、财、物实行“一锅端”,统统上“大市”,由新成立的肇庆市广电局全部接收。我也随之搬到城中路的市府大院上班。
  原来的县级肇庆市凭借地缘、人才等优势,一向是肇庆地区的“领头羊”,但从“肇庆市”变成“端州区”之后,却成了“跛脚鸭”:原肇庆的国企及有规模的集体企业一律上“市”;规划局等城市必备部门,端州却没有。当年,我所熟悉的原肇庆市宣传部门,下属有《端州报》、广播站以及无线电视等媒体,但“地改市”时,《端州报》被《西江报》合并;广播电视媒体全部归市管。端州区的宣传工具仅剩下黄岗、睦岗两镇的广播站!

  端州建区之初,与市内其他县区相比,“五脏不全”,这就是端州20年前起步时的状况。

  然而,端州区的历届领导和全区干部并不因此而气馁。他们负重前进,扬长避短,改善投资环境,引进重大项目,再创昔日辉煌。经过20年的艰苦奋斗,今日端州的各项工作又走在全市前列。

  就以我比较熟悉的宣传文化事业来说吧,端州建区不久,经上级有关部门批准,创办了《端州新闻》,使“失声”的端州又有自己的“喉舌”,为推动端州的建设“鼓与呼”。近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端州又建立了电视采编队伍,在肇庆电视台开辟端州专栏,利用电视节目扩大端州在外界的影响。

  文化资源丰富,这是端州的一大优势。其中,享誉全国千年的端砚文化就是发源于端州。居众砚之首的文房至宝端砚,最近十多年发展很快。端砚这一广东省的文化品牌声誉日隆,身价倍增。

  2007年6月,广东省政协主席、书法家协会主席陈绍基来肇庆视察时,专门到端州黄岗镇白石端砚文化村考察,并提出要于2007年12月在广州举办的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览中同时举行端砚展销活动。

  端州区领导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遇,投入百万元,精心策划、认真组织,使这次端砚展销活动取得很大的成功,给来自全国的书法名家留下深刻的印象,端州再次随着端砚文化名扬全国!

  至于在经济方面,端州在经济总量或是增长速度都跃居肇庆之冠!

  身为端州老居民,我为端州这二十年突破重重困难,“跛脚”起飞,取得令人触目的成就而感到由衷的高兴,祝愿端州这颗“西江明珠”今后更加璀璨夺目,光耀中华!

上一篇:雅思和GRE的认证机构分别是什么?
下一篇:广州火车站昨天发生砍人事件!

网友回应